科技助力彭水野果子变“金果子”

  ●为让火棘果饮料尽快投产,该研究。所摸索出果核分离、榨汁和脱色:等技术,2019年7月,获得火棘果饮料食品生产许可证

  ●该研究所对火棘果饮料提纯改良,并与市科技局、市农科院共同研发出火棘果浓”缩汁提取和保存方法

  ●采用该研究所技术的火吉集团,2020年销售收入近2000万元,带动1300余户、2300余村民增收

  就在火棘果即将进入“采摘期时,地处彭水工业园区、以火棘果为主要原料的重庆火吉健康产:业(集团: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火吉集团),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——邻省某县常务副,县长及林业局局长等人,带着优厚的招商引资政策登门拜访,意图将火吉集团“挖”走。

  自2019年年底正式投产以来,火吉集团总经理吴小珊已多次面对这样“幸福的烦恼”。

  其实,火吉集团”不大,不过两间,厂房、两条中试生产线,相较于一个县的生产总值,来说,其2000万元的年产值也不算啥。

  也是秋雨绵绵的9月,为了帮助渝东北某区县发展脱贫产业,市食品工业研究所(简称市食研所)副所长邹,严俊杰一行前往该县调研。

  “我们发现;漫山遍野都生长着火棘果,就想着能不能就地取材研发一种产品,既充分利用野生火棘果资源,又能助力当地!经济发展?”邹严俊杰介绍,火棘又称救军粮、水杈子等,是一种可药可食可?观赏的多用途花果、植物,火棘果?富含原花青素及多种人体所需的不饱和:脂肪酸、磷脂等元素,具有增强细胞免疫功能等作用,对动物生长代谢!有明显促进作用。

  基于火、棘果的这些特”性,市食研所研发了一款,火棘果饮料。然而,研发成果却因多,种原因无法在他们、调研的这个县落地投产。

  “2014年出成“果,中间搁置”了两年。”邹严俊杰说,直到2016年渝洽;会,经由当时的;市农委牵线搭;桥,这项研发成果才在彭水落地生根。

  “彭水到处都是火棘果,资源丰富,纯野生,不需要!人工管护,只要、发动村:民去采摘,我收购就;行。”退休之前,吴小珊是、一名医生,和邹严?俊杰的,交流几乎没有任何障碍,“我一听就觉得这是个好东西,值得试一试。”

  然而,知易行难。要让火棘:果“研发:成果真正转化为普!通大众接受的饮料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“当时没有任何可借鉴的生产线,我们实验室只是试验样品。”邹严,俊杰说,为了让火棘果饮料尽快投产,市食研所的工作人员就自己摸索果核分离、榨汁和脱色等技术。

  “新事物,没有现成产品。可借鉴,也没有现成标准可参考,如何归类也是个问题。”邹严俊:杰介绍,经过多方求;证,最终火棘果饮料被归;类为普通食品,但要取得食品生产许可证,其原料必须满足、三个条件:不在药?典上,有30年以上食用历史,有大量包装生产的历史。

  “我们查证”过,虽然火棘果有药用、价值和功能,但古今药典均无明?确记载。”如何才能证明,火棘、果有30年以上的食用历史呢?邹严俊?杰的办:法是翻、查各区县县志,“终于在酉?阳县志上查、到,当地人曾在饥荒年代将火棘果‘磨粉代粮’,证明食用火棘果古已有之。”

  原来,这名教授上世纪80年代在四川渠县进行过火棘果加工生产,当时还有媒体对此进行了报道。

  通过前期的发动和引导,2019年11月,村民采?摘的火:棘果源源不断送;到了吴小珊面前。

  “此前,彭水林业局估算。全县火棘果年产量大约为两万吨,实际产量应该远远大于:这个数字。”吴小珊回、忆,为了激发村民采摘火棘”果的积极性,当年是以每斤4元的价格进行收购,“收了200多万元的火棘果,我租?下了彭水几乎;所有“的冻库,还是装:不下。”而更多的火棘果还在源源不?断地送来,甚至还有云南、贵州等地的火棘果准备送往彭水。

  这一年,虽然火棘。果饮料销售、收入。300多万元,但由于仅有一条中试生产线,吴小珊眼睁睁看着收购的果子?烂了;一大半。

  “火棘果里有一种,元素,会造成饮料有酸涩的口感。”邹严俊杰介;绍,在最初几批火棘果饮料里,并未对其进行提纯,导致产品市场反响较差,“随后我们”就进行了提纯改良,去除了饮料里,苦涩的口、感。”

  此外,火棘果的采摘期为当年11月至“次年2月,这让;火吉集团的生产周期极为受限。“有果子的时候忙不。赢,没果子的时候;只能干着急。”吴小珊说。

  此时,市食研所!再次出手,与市科”技局、市农科院“共;同研发:了火棘果:浓缩汁提取和保存方法,让火吉集团在无鲜果:的情况下,能够利用浓缩汁、继续生产。

  有了科技的支撑,吴小珊的火吉集团不断发展壮“大,2020年收购火棘果原料达到1000吨,当年销售收。入。近2000万元,带动1300余户、2300余村民;增收,支付火棘果收购费用、400多“万元。仅彭水,靛水街。道长,沟村,当年就”销售:火棘果20余吨。

  “村民收购;价是每斤1元,由我们统一保管,再交由火吉、集团收“购。”长沟村副主任唐春红介绍,几乎家家户户都参与了火棘果采摘,“不用种、不用管,只管上山摘就能有收入,好安逸。”

  年过六:旬的,李守龙和。聂金花老两口,去年12月采摘了3000多斤火棘果,收入3000多元,“眼睛看得到的地方都摘完了,卖了刚“好过年。”

  火棘果“饮料的:研发投产,让彭水诸多村民在年底有了一笔固定收入,也让吴小珊有了更长远的目标。

  “我们和三峡,大学医学院、市农科院、市食研所进”一”步加、强合作,研发火棘;果口服液,并利用火棘果!榨汁”后的果;渣制作、饼干、火棘果分糖片、火棘果粉、火棘果油等产品。”对于!邻近,区县?的邀约,吴小珊也有着自己的打算,“我是土生土长的彭水”人,肯定不可能把、公司。搬离彭水,但我可以:到其!他区;县投资建分厂。”(记者 陈维,灯)

中威食品机械有限公司